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春村江的博客

 
 
 

日志

 
 

《敲水蜡烛去》赏析(2)  

2013-11-30 17:42: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过再写点自己儿时在老家玩过、做过、看见过、听说过之零碎小事、趣事、无奈事、开心事。然读了三夫这本书后,觉得不必要了,我可以懒掉了。因为有的我曾想过但还未写出的东西,三夫兄都仔仔细细写到了,有的只要改个地名换一下姓名即可。

        赏读了三夫的奇文妙言后,还忍不住当一回文抄公。

        “黄岩潭冰过滩了,敲冰去。用铜踏盖烫下来,麦杆支着吹眼洞,批根稻草芯穿好,拿截柴棒作势打着--敲铜锣!......”(《故乡的冬》41页)

        “‘漆树湾种麦去。’三马队长从上坎头下来,才从墙角头转出石家道地,一面咬番薯一面含里喉咙喊生活。......”(《过年》43页)

        “......有时切得牛绳臭起来,就拣几块薄而扁的小石片到滩边打水劈,比谁打得远,比谁劈得多。看着那小石片在水面连作省略号一样点过,......”(《过年》45页)

        “父亲先贴着桶边团团圈圈踩,慢慢地转到中心,踩得卤汪出来,又垫一层再踩。踩踩垫垫,垫垫踩踩。......”(《过年》45页)

        “......有时实在勿满篮,就过篮头的蔑缝里插几根柴棒搭个棚,上面挑几株细叶长毛草,摊摊遍,俺俺大人的眼睛。......”(《扼猪草》54页)

        “......腰里别个盛了大半黄沙的竹钵头,先去翻石虱,一种样子像蚊子的小虫,伏在石头底里的皱纹里,石虱小,又爬得快,手去撮,时常灭糊掉。只有捧起石头用嘴吸,连沙子也吸了多颗,鼓得腮帮痛了,才唾在钵头里。......”(《钓鱼》59页)

        “其宽骆驼锄头一顿,在门口道:‘保康嫂,晏饭送到外大坞,糖精冷水掼点去。’噢噢。赶紧调麦粉,抄洋芋,搽卷饼,再到下街头井里挈了冷水,灌入茶竹筒,撮点糖精倒点醋,一头小长篮一头茶竹筒,挺汤挺汤挑到东山岩头脚。啊,做生活的归来了!--断命介其宽骆驼哄造话,哄得又要命介像,勿要讲面孔不动一点色,眼睛也不夹一记。......”(《苞芦》85页)

        精彩句段实在太多,再抄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虽不愿意,也只好暂时打住。

        这些天看三夫的《敲水蜡烛去》,读着读着,就想起一部名著--《闲情偶寄》,是明末清初的李渔写的。李渔把别人不屑一顾的“边角料”素材拢在一起,还恣意铺陈。有人谓之“边缘文化”。三夫其文亦然。听老三在《敲水蜡烛去》里一句一句地娓娓道来,尤其是卷二部分,甚感极熟至亲,且都是生活中的边角小事,特别中意听。

        正可谓:前有李渔,后有三夫也!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