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春村江的博客

 
 
 

日志

 
 

我的母亲  

2013-11-06 19:1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农历十二月十三日,是我的母亲诞辰95年的日子,特写此文,以志纪念。

        母亲姜雪仙,一九一九年农历十二月十三日出生,一九九六年农历七月廿三去世,享年78岁。

        母亲去世那天,天气晴热,我在邻村一家厂里上班。中午时分,妻子突然来厂,说我妈已去世了。我深感意外,一时难以相信,我妈好好的怎么会出事呢?我一面想着,一面立刻往家里赶。到家时,母亲的遗体已安放在堂前屋里,看着妈蜡黄的面容,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呆呆地立在母亲面前很久很久......

        据知情者说,那天上午曾听到我母亲在房间里喊“救命”,进屋后,发现我母亲已倒在马桶边,扶到床上躺下后,叫了村里懂医的人来看了一下,说是没什么危险。但到中午时,发觉母亲已没有呼吸了。

        母亲祖籍温州城里,原在一家纺织厂上班。与父亲的相识,最初是由我妈要好的一位小姐妹介绍(听说这位小姐妹的外貌同我妈很有些相像),认识了在部队里当着小军官的父亲,后就嫁给了我父亲。我妈和我爸结婚后的几年里,生活幸福快乐。我小时曾看到过挂在自家板壁上的一张照片,也可以旁证这一点。照片里:父亲穿着一身笔挺的青色衣裤,英俊帅气地站立在旁;母亲穿着一袭靑底白点式的时尚旗袍,还烫了一个时髦的发型,甚是优雅贵气地站在中间,手里抱着老二;一侧是坐在童车里的老大,约三、四岁。后因战乱日趋严重,一家人回到了父亲的老家新昌江村,从此开始了另外一种生活。

        母亲从城市小姐、军官太太,一转眼就变成了农村妇女,这对从未经历过农村生活的母亲来说,困难可想而知。随着老三、老四和我的相继出世,加之当时政治因素的困扰,一家人的生活愈加艰难。母亲只好忍痛拿出自己心爱的金银饰品,一件一件地变卖,以致到后来,自己一件也没留下。

        在我童年和少年的记忆里,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极其严肃,没有玩笑,没有笑声;吃饭相聚时极少说话,很是压抑。本以为这是每个家庭的普遍现象,可我有时到小伙伴家玩时,看到他们吃饭时却是有说有笑,成员之间也不十分严肃,气氛轻松,这使我在很长时间里感到困惑,直到自已懂事成年后才解读出来。

        为了养家糊口,母亲只好学着养猪养兔,以补贴家用,学着去野外拔猪草、拔兔草等。记得在我十来岁时,在闷热的天气里,妈常到桑园地里拔草,或蹲着、或跪着一块一块地拔过去,我则跟在后面把妈拔的草拢到一起,到傍晚时,把草装在篮头里拎回家。草多时,妈叫我用大畚箕、帮着挑一些回来。有时回到家后,我肚皮饿了,就催着妈快点烧饭,妈总是说,让我先歇一会吸口烟吧。我知道妈累了,就不再催促。这些事,这种情景,在我的记忆里特别深刻。

        在我的少年阶段,村里打扑克、叉牌比较常见,有时也赌点小钱。记得有一天,我偷偷地在一户家里叉牌,母亲找来了,发现我也坐着叉,就很气愤地把桌上的牌砸了。我从未见过母亲在别人家或对别人如此表达自己的不满。我当时很不理解,为何发这么大的火?把我叫回去就可以了,干吗砸别人的牌?后来我想,妈的态度,不仅是表明不允许我赌博,而且是在警告别人不能找我赌博。

        我一直以为母亲不会玩牌,因为我从未见过我妈玩过牌,或谈论麻将什么的。记得是在我结婚成家后,可能是妈心里踏实了,心情也好了,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妈和村里几个老年人在打麻将,我很是吃惊!想不到我妈还会打麻将。其实,妈年轻时就会打麻将,虽已有几十年不玩牌了,但现在出牌还是很爽利,听说那天还赢了。忽然间,我对妈肃然起敬!因为母亲不玩麻将,一是知道赌博没有好处,二是为了给我们树立榜样,这才自已几十年来一直克制着不玩麻将不赌博,虽然我妈也喜欢打麻将,水平也不低。

        母亲很聪明,也很善解人意。我后来长大成年后,在外闯荡不顺心时,尽管我不说,细心的母亲总能看出我在外的艰难,但并不过多追问,总是默默地关心帮助着我;在我心情不好,最孤独的时侯,母亲总会来到我身旁陪伴我。我不想诉说什么,是因为我不想让母亲为我担忧。其实母亲心里早已明白,只是默默地坐在我边上,要么就聊点别人的事,这个时候我感到特别的温暖;在我生活和工作上遇到挫折时,总是母亲在精神上鼓励我向前看;在自己取得一点成绩飘飘然时,有母亲及时批评提醒我,不致我迷失方向......

        自我懂事起,母亲一直是我的精神依靠,直到她去世这一天。现在我忽然明白了,“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歌,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传唱。

        有一件事我必须得说出来,有一次单位里发了一些食品福利,其中有五、六瓶罐头笋,当时我没多少考虑,就把所发的东西全部送给了那时热恋对象的家里,没有给妈留一点。几天后,妈忍不住责怪我为何不留一瓶罐头笋给她,霎时,我真是无地自容啊!我后悔自己发昏到如此地步。

        母亲时常说“我是生一子,挂一肠啊!”那时小,我并没有理解多少,现在想来,母亲是多么的不容易,母爱真的很伟大!

        母亲不容易也不简单,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母亲失去了太多,承担了太多,牺牲了太多。自从母亲跟了父亲后,母亲只回过两次娘家。

        母亲平时虽常抱怨父亲,但在心底里是爱着父亲的,在乎对方的。比如,在父亲中风病躺在床上时,是母亲给予父亲贴心的照料,显示出对父亲的爱有多厚;又比如,在父亲去世后,有一次,我想给父亲做祭日,问母亲该怎么做?我本来以为母亲会说“算了,做不来不做也没关系”的话,不料,母亲听我问这事,显得很高兴,说:做吧,如果样数不够,摆一碗九心菜也可以算九样的......

        我想着,父亲和母亲能走到一起,是一种缘分;能够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携手走到最后,是我们做儿女的福份。

        母亲在我成家前经常唠叨:“只要能看到你成家的日子,我死了也会闭眼了......”。我明白母亲的意思,是在催促我把自己的婚事抓紧点。

        母亲46岁时生的我,我结婚又晚,母亲还能见到我结婚生子的日子,是上天对母亲一颗善心的回报,也算是给一生艰难曲折的母亲,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

        母亲的恩情说不完,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谢谢!谢谢阿妈把我带到这个世上来!下辈子还做您的儿子。

(吕春明写于2013年农历10月)

                                                                                                                                                                                                                                             

我的母亲 - 明春村江 - 明春村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