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春村江的博客

 
 
 

日志

 
 

过年  

2013-03-15 13:4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过年,总是有许多回味的东西。那些个年头物质短缺,也因此,吃与穿成了那个年代人们的主要话题,尤其是在过年时。我要讲述的是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

(一)

村里过年的气氛首先从捣年糕开始,大丐树脚的“水对”内外就忽地热闹起来,这时,孩子们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捣年糕的基本程序是:把粳米在倒臼里捣成米粉后,然后蒸熟,再在倒臼里捣烂成块,然后取出放在木制板上,压成扁圆形,切成四角块;以“角”为单位,一臼年糕分为“四角”,再印上红印,就成了。

捣年糕的时候,有条件的人会买一点红糖,摘一团糕花,把红糖裹在糕花里,再在炭火中拷一下,又脆又香又甜,真是好味道;家有小孩的,大人会自己或请会做年糕玩具的人做几只马、鸡、兔、龙等给孩子玩。

村里捣年糕一旦开始,是日夜不停的,每户按抽签的顺序来。我家有几年不巧半夜里才能轮到,我等不住就回家先睡下,但妈会在半夜里把我叫醒,给我一团还热乎乎的糕花。毕竟一年才那么一次,我还是起来把它吃了;我还看到了给我做的两只马。

(二)

那些年,大队办了猪场,每到快过年时,队里就会杀几头猪,配量卖给各户。到了这一日,喧闹声,猪嚎声从清晨到下午一阵接着一阵;操场上和老社屋里的血腥气、猪粪气混成一团。一阵忙乱之后,把猪烫水刮毛、挖去内脏,然后挂在梯子上沥清水质,然后割猪头。做完这些后,就在老社屋内滩上几块竹垫,把割成两大块的猪肉整整齐齐地排在上面,然后召集各户代表抽签。那个年代人们严重缺少油质,在买肉时,大都喜欢肥大的猪肉,所以在抽过签后,有的人拎着篮头,团着手就估量着那头大肥猪肉会不会轮到自己……这时的老社屋里,一大群人围着那一排猪肉指指点点、议议论论,象一处猪肉市场。很多人与其说是来买猪肉,还不如说来凑热闹饱眼福。那一大块一大块的猪肉,瞧瞧也满足养眼。

大家体验着屋里的气氛,感受到了年快来了。

(三)

过大年包粽子,那是少不了的。一般有:白米粽、红枣粽、细豆粽、蜜枣粽等。裹好的糯米粽串结成五只、六只、七只、八只不等,以区别种类,煮熟后挂在屋里,以方便取用。如此,每户每家都挂有一串串的尖角粽,着实是山村农家的一道特有风景,又给村里增添了一份年味。

磨豆腐做豆腐,也是村里各家必须要做的。那时,豆浆都是靠手工磨出来的,它既是吃力活也是技术活,因为一只手旋转石磨,另一只手要添加豆粒,稍不注意,豆粒就会添到磨外;豆浆磨好后,经过一道道必要的工序后,最后还要把大团的豆腐切成小片,在锅里煎一些出来。我妈煎豆腐时,我就站在灶头边看着,期待着尝几块黄黄的、香香的豆腐片。这时,妈就在灶头上放一只小碗,倒上一点酱油,教我蘸着吃……

做米扁,炒米扁也是一项必做的事,以备新年来临时招待客人之用。客人新年第一次来作客,主人会在碗里放上米扁和白糖,有条件的加几颗红枣或蜜枣,冲上开水,然后请客人享用。

(四)

那个年代缺吃缺穿,来村里讨饭的时常可见。快过年了,要饭的就更多了。在来村里要饭的讨饭佬中,“草鞋菩萨”是一个常“客”了,脏烂的衣服,一手捏一根赶狗棒,一手挂一只竹篮头,篮里放上两只“破嘴”碗和一双筷。到了吃饭辰光,就站在人家门口,取出碗端着,腋下夹住那根赶狗棒,一声不响地看着屋里。村里人对他已经很熟悉了,就自己吃着什么,就主动倒给他什么。有时讨的饭多,一时吃不了,就带回去晒成饭干,下日再吃。

有一次“草鞋菩萨”去贤招家,他们要求他做个“杂技”看看,这时我恰好路过,只见他吃完饭后,马上要了一条长凳子,一只肩膀顶在凳板上倒立起来,我惊奇这个“草鞋菩萨”还有这个功夫。

此后还听到有关“草鞋菩萨”更多的传闻:说他还是个“讨饭头脑”,大市聚一带如有人家婚丧喜事,下面的小讨饭要通报给他,由他组织“光临”乞讨。如遇到同一天有几场酒宴,则也由他安排小讨饭们到各家,或者大家一齐赶场。在喜宴上,他会先说上几句吉利话;在丧宴上,他会恭恭敬敬点上三支香拜上一阵,主人们就会热情招待,客气的人家,会给他们摆上一桌菜肴凭他们几个享用,吃不完可以打包回去;酒足饭饱后,主人还可能送些香烟回货给他们,真正的满载而归。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老百姓时不时说的话:“讨饭讨着过,官呀勿要当”。

(五)

置备年货中,弹胖不可或缺——包露胖、年糕胖、大米胖……年关时,弹胖匠到村里,在操场上一摆开,后面就排起长长的篮头队伍,篮头里放着年糕片、包露珠、大米、糖精、木炭、麻袋等。有的小孩蹲在自家篮头边,急切地盼望着快点轮到自己……

在一炮一炮的“嘭嘭”声中,小山村里又增添了一份节日的气息。

家里,大人们要忙着炒花生、炒蕃薯糕干、炒米花等。在配齐所有炒货和“大胖”“小胖”后,孩子多的人家就把这些过年回货混装在各个器物里,分给各孩子自己保管食取。我家几乎每年分给我一饼干箱的过年回货,我一般是先吃花生,其次年糕胖、再蕃薯干……我家里也总是我第一个吃完自己这一份,吃完后就掂念着姐姐那一份……

(六)

过年穿新衣裳是那时人们的一大期盼,尤其是孩子和小娘家。

有一年家里给我做了一件青色卡其布料的“青年装”上衣,穿上后便到外台门先宽家玩,他娘见我穿了件新衣服,就凑过来摸摸瞧瞧,在正面和反面都看了以后,她肯定地说:“是单面卡其”。我争辩说是双面卡其,她就拿了给先宽新做的一件青色双面卡其布做的衣服给我看,我仔细比较了一下,他这件的丝头比较细,颜色纯青,没有杂色;而我的这件丝头较粗,且颜色不纯,青中带暗红,顿时我的兴头凉了一大截……

那时候做过年衣服,如果家里要做的件数多,就把裁缝请到家里来做。千根家那时孩子多,有一年,大概是想省点工钱,或是饭菜好招待些,就叫了一个“得佬傻子”来做。

这个“得佬傻子”,据说他的裁缝手艺是不错的,还当过兵立过功,后来因为女人的事,精神有些不正常了,但在正常时,他还是能做做裁缝的活,故还是有人请他做。

这一天,千根家里给了得佬一块布料,让他做3件小孩的衣服,得佬见他家有五个小侬,就自作主张剪裁了5件衣服,当然是都偏小了。他们就责怪他,得佬却说:“大妹小妹都一样,不能偏心。”弄得这家人哭笑不得。

(七)

临近过年,来村里的“销货匠”,“鸡毛换糖”的人也多起来了。 “叮当叮当”的拨浪鼓声和连皮搭浆的“鸡毛鸭毛鸡胗皮牙膏壳络破尼龙布破风凉鞋破蓑衣好换呵”的天台腔,给小山村带来了一阵热闹的声响,孩子们听到叮当叮当声,立马跑过去围着销货郞担看这看那,目不转睛。

销货担一头的竹筐上放一块铁皮,上面有一整块大冰糖;另一头的镜框下有磺板,磺板枪,百支炮、弹弓、小汽球、小哨子、纸刀、橡皮等等,也有钮扣针线之类的。我首先看中的是镜框下的一把磺板枪,一问要二角五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大数目,只好望而却步;转而买几颗磺板,一分钱两颗;再买几根百支炮,也是一分钱两根。没有磺板枪装磺板,只好把磺板放在石头上,用另一块石头敲击,也能发出“嘭嘭”的声音;把百支炮埋在碎泥里,只露出引线,然后点着火,发出“碰——”的一声后,泥堆里炸出一个小孔,于是小伙伴们发出一片开心的笑声。那个年代的孩子,就是在这样的简单快乐中度过的童年,没有多余的奢求。

吃糖是大多数孩子所喜欢的。一次,村里有个孩子为了得到一块大冰糖,竟找了家里一双完好的风凉鞋给销货匠,换了一小块大冰糖吃了,被父母大骂“介傻”。

(八)

年前忙忙碌碌一番大准备后,年,也如期而至。大年三十,这天的晚餐是最值得期待的,尤其是孩子们。虽然有的人家会提前一二天吃“分岁餐”,但大多数家还是选择在三十晚上吃“年夜饭”。我家吃过年夜饭后,父亲会给我五分压岁钱,虽不多,也挺高兴。

放鞭炮,贴春联是村里大多数家庭在这个晚上要做的;三十夜守夜的说法是有的,但真正坐到天亮的大概不多;一般半夜12点前后,放了“关门炮”和“开门炮”后也就睡去了。

(九)

过了年,正月初一、初二、初三这三天,传统的说法是绝不能下地干活的,这就有了难得的空闲。大人们去走走亲戚,做做生日,打打老K;而我们中的大多数孩子还是喜欢打乒乓球。在村小学教室内搁上两块黑板,中间放一排砖头,或搁一根木棍充当球网,尽管如此,大家每次都玩得不亦乐乎,过瘾。但也有扫兴的时候,我们中技艺有高有低,水平差的人一盘下来就被“杀”出局,要等较长时间才有可能重来。有心急的,比如亚华,就以“翻网”相威胁要求给他一次机会,大家虽勉强同意,但一盘下来又被“杀”掉,又要“翻网”,这次人家不干了,只得不欢而散。有时我们就转移到家里,搁两块“面床板”再继续玩。

(十)

那时的江村,那时的我们,那时的年,大体上是这样过的。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