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春村江的博客

 
 
 

日志

 
 

怀念三夫(二)  

2013-03-09 10:53: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知道这封信我已无处发送,但我相信,只要写出来,你在天堂也会看到的。

老三,自从你在一九九二年十月一日的晚上,去我江村老家“叫了两三声”后,就注定了此后的你我会有一段故事——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日,我去化工厂甲叉车间边的二楼办公室找你,(之前我们虽彼此都通过第三者有了一些了解,但都不曾谋面。)进门后我冒失地叫了一声“老三”。当时办公室里有三个人,我心里想:谁回应我,谁就是我要找的老三。这时三个人都抬起头,只有你站起来,然后倒了一杯茶给我。与此同时,我们都还在估摸着对方的身份,很快我们都有了肯定,象老朋友似地聊了起来……。最后你说:“喏,下面两块黑板现在荒头,你去搞吧。”

从这一天起,我们成了同事,在一起相处走过了一年半时间。

老三,我忘不了在化工厂那段时间里与你相处的点点滴滴——你对我兄长般的关照;老师般的教导;当然更是朋友般的平等相待。回忆起你那时的音容笑貌,我记得:

——办公室里,一帮人聊着天吹着牛,你会突然丢下一句妙语,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你已转出身自顾自走掉,过后,办公室里就发出一阵长笑,开心一片……

——在那几年许多人找关系买城市户口时,你明确表示:“户口既然可以买,就不值得买。”后来的事实证明,你的判断相当准确。

——总听你说:做事不能不认真,不能太认真……

——我写过一篇有关消防方面的文章,那天,你看后突然问我:是你自己写的?我当时心里嘀咕:难道是我抄别人的?!后来一想,你是在用这种方式赞赏人,以表示对这篇文章的特别肯定。

——你从未当面对我的工作表示过满意,却在我背后对那时的宣传组工作总是给予肯定。

——有一回,我对一篇来稿处理得不妥,你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批评了我,我是心服口服的。

——你带我们去黄坛,去“三十六湾,湾湾要脱裤”的地方出游,你给我们讲解着这里神奇的风景;你在镜头面前伸出两个指头,做出“V”的姿式……

……

老三,我忘不了在离开化工厂后,有一天我对你说,希望到某广告公司去上班。你说认识这个老板,但不喜欢与这类人打交道。但你为了不让我失望,最终还是写了个条子叫我带去。我的愿望是实现了,你却为了我,卖了一个你不愿卖的人情,我很过意不去……

我不会忘记,有一次我给所在的一家机械厂写了一篇报道,希望发表在县市级的报纸上。那天你看过稿子后,二话没说,就在稿件边上写了一行字,叫我送到在报社工作的潘丽萍那里。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在报纸上刊登文章,特别高兴。至今我还收藏着那份《新昌日报》和《绍兴日报》,还有一张稿费发票。

老三,你还记得吗?有一日我们在城关镇横街相遇,你关心地问我现在过得好不好?我当时实言相告:不好。你说:要说好,会好的……说真话,也只有在你这样的朋友面前,我才会那样说。现在我才有所得知,你那时的精神压力,其实比谁都大。

还记得2010年12月5日的下午吗?我从“文星书店”上来,正低头行至文体路口时,忽然听到有人喊我名字,一抬头看见是你。你说到了几个月前我给你写的一封纸质信件,你奇怪我还用这方式沟通,我笑着回答你:我是故意这样的;这次你给了我手机号;我问了你的办公室楼层……

老三,我写纸质信件,其实主要目的是想得到你的一封亲笔手迹,也希望你用同样的方式回复;在看到你有些秃顶时,我当时心里想着:找个机会调侃你一下;但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从此,我永远也得不到你的亲笔信了,也永远失去了调侃你的机会;我们这一别,竟成了永别……

老三,你看着累不累?不累的话,我接着写:

我曾在自己的随笔本里写有一句话,是去年的三月四号写的:“总能让人感念一个人,平常彼此又无甚大事,有这样的感觉,就是一种幸福。”这话是因你而发的。可偏偏过不了几个月,你碰上了这么大的事,让我的幸福大打折扣。我总在说,命运对你太不公平。

我期待过:等我们都退休后,几个并不太老的老头,隔三差五去公园踱踱、茶室坐坐,去山坡爬爬,随性地聊聊天吹吹牛,象年轻时一样,或相互调侃,或开怀大笑,或逍遥快乐,或相约出游,何等的好啊!可现在……

在我的书架上,一部印有“新昌县合成化工厂”红印的《现代汉语词典》和其它一些书册,我每查翻一次就会想到你一次,你已在我心中和生活环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记。

老三,在你自己病重,承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时,却还体谅着家人的辛苦,感念着家人对你的好,不忘说道感谢朋友们对你的关心;还以“好在我在不断地康复中”这样的轻松语调宽慰别人。

更令我感动的是,在你自己如此恶劣的境况下,还以热切的语句鼓励我……

老三,说出来你别见笑,多少次我想到你,想着想着,就会鼻子一酸,泪水盈眶,有时禁不住流下来。我想啊,我的前世是不是“绛珠草”?今世还泪来了?!

老三,你是否恨我没去看你呢?其实在去年11月底时,我听人说你已转至杭州;11月27日我发过短信,你没回。我感觉你的病情可能不乐观了,就抄了几篇文章准备在12月9日去看你。心里想:你能看就拿出来,如果你有困难,我就推说没带来。可在12月7日时,有人又告诉我说,你已在三、四天前走了,还被火化了(后来才得知那时你已返回新昌治疗,火化的事也是误传),老三,你怎么就不坚持下去呢?不看看我的“妙”文就匆匆走了呢?!

那天下午,你的影子一直在我脑子里转,我也曾考虑过去你家。可一想,你在时不去探望,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我去干什么呢?有多少意义呢?难道仅仅是做给活着的人看吗?那又何必呢?!我一面自问自答,一面念着你,于是在那天晚上写了一篇关于你的一段文字,以表示对你的深切悼念。我想,你也许已悄悄出来跑到我这里,看着我写那段文字呢。

 后来得知火化的事是误传,我真是恨老天怎么如此无聊,竟开这样的玩笑。你在时我没去最后看你一次,你走了还不让我见见你的遗容。我真是不够朋友啊!

老三,为了纪念你,那篇文章的大题目我决定不更改了,还是你生前知道的那个题目:《那个村,那些人,那些事》。

那篇文章现已基本成形,约三、四万字。说实话,如果没有你最后的一句鼓励,现在一定连文章的影子也没有。因为我本来是计划过一、二年后写的,但一、二年后会怎么样,其实也难讲。所以说,那篇文章完全是你促成的,真的谢谢我的老三,谢谢!

老三,我会争取在适当的时候去你现在的住处。一则看望你,二来带去我的那篇文稿,我还是要请你“过目指教”。

       泣愿

安息

                                                                                                                                       吕春明

                                                                                                                            二O一三年二月十六日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