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春村江的博客

 
 
 

日志

 
 

上台门  

2013-04-04 14:0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台门是江村四大古台门之一。

位于村南的上台门是新昌吕姓太公的庄屋。有正屋4间、侧屋6间、坐北朝南;原有两个粮仓,一间账房,还有一间停轿屋。

上台门是我的家。我就出生在台门边的那间板壁房里。台门里的一切,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很熟悉了:

——一块一块的板壁,风吹日晒后,凹进凸出,有的流着树油;

——门槛边的蚂蚁又在游行示威了;

——小蜂大蜂们在门板里吱吱嗡嗡地在钻孔;

——燕子妈妈飞回来,小燕们在窝里探出头,发出叽叽的欢快声……

——下雨天,坐在台门口的门槛上,看雨滴掉下形成的水泡慢慢移去……又成一个……又移去……破了……又破了一个……,瞧着瞧着,心里一片宁静;

——下雪了,听着大人说,以前天上落下来的是糯米粉,因人们争抢打架,又成了雪。在那严重缺吃的年代,有如此一说,多么诱人,多么期待;

——用木炭在板壁上画鸟,画完了却发现更象一只狗。画鸟不成反成狗;自己竟还得意了好几天。

在台门里的堂前间:

——家有忌日时,帮爸搬凳抬面床、端菜上酒敬祖宗、拜太公拜太婆、拜爷爷拜奶奶;

——家里请腰织师傅来织布,看着那个在线陇里跑来跑去,又光又滑的东西,真是喜欢极了,多么希望腰织师傅送给我玩玩;

——夜晚,我蹲在洋油灯盏旁,看妈和姐纺棉花。看一眼她俩,又看看墙上纺车转动的影子,和妈和姐的人影,就象似在做皮影戏。

……

过年了,七岁了,上学了。终于从台门里的小世界走出了台门外的大世界。从此明白了一个年历概念——一九七O年。以后发生的事,就有了年份符号的加入。

上台门还有我大伯家和章姓的两户人家。章姓户的一个儿子小方,因为女人刺死一人,重伤一人,被判了死刑;还有一件事让我至今还困惑不解:

有一天晚上,我和我妈已睡下,隔壁的燕娟少有地推门到我家,说是她的大儿子乌皮不肯去学堂读书,向我来要几张纸给他写写字。我的书包就挂在门旁,我也没搞清她有没有把纸取去,反正她走后,我再也睡不着了,心里一种莫名的害怕;眼睛闭着怕,开着更怕。这种感觉从未有过,这一夜真是难过。

更离奇的是,第二天早上她死了(因注射青霉素药水过敏的医疗事故)。联想起头一夜我的心理感受,难道说自己有某种预感?住在峧头的梅凤后来也说:那晚到别人家串门后,也觉得心里很害怕,不敢一个人回家去了。说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我生命的起点在:浙江省、新昌县、新林公社、红光大队、江村生产队、上台门左侧一间板壁屋内。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