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春村江的博客

 
 
 

日志

 
 

牛头潭·岙桥  

2013-05-03 12:1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村南方向有一口潭,以前深不见底,有史以来从未干涸。只在1960年那年大旱,生产队里为了抗旱,硬是用人工水车把这口水潭车燥过一次。

潭边有一块大岩石挡在河溪的中间,岩石形似牛头,故命这口深潭为“牛头潭”。

牛头潭是过去下游村庄去大市聚、小将等地赶集办事的必经之路。但每到夏季,因涨大水过不去,很不方便。于是有人想在这里造一座桥。现在大家见到的这座石拱桥,据说是由两位寡妇牵头,和村民王火才在民国十五年(1926年)时,不分寒暑到处奔波筹款所得而建的。

石拱桥建成后取名“长安桥”,但村里人却习惯叫它“岙桥”。现在大概没有多少人晓得这座岙桥曾取名“长安桥”了。

牛头潭·岙桥 - 明春村江 - 明春村江的博客

 

岙桥造好后,曾计划从那块大岩头再架桥到对岸的半岭山那头,可惜不知何故未能建成,仅在岩头上铺凿了一个端面。

岙桥的上方有一处旋堂,是人们在涨大水时,打捞被洪水冲击下来的木料,家具等东西的最佳位置。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木料奇缺,也很值钱。有的村民寄希望于在打大水时能捞到几根木材,以作建房和做家具之用。因此有的人特意搞一根长竹竿,顶部套一只铁钉,制成备用,以方便在涨大水时打捞什物。

对于上游冲流下来的所有物件,村里有一个规矩:只要人在现场,帮助过打捞,一律平分;如有搁在溪滩里的木段等东西,只要谁在上面放了石头,这根木段或物品就属谁了。

有一年夏季打大水,溪水稍退了一点,从岙桥背上看过去,对面的中央溪滩有一根已露头的段木,众人虽欲得之,终因水激浪高,只能望木兴叹。

正当大家在岙桥上议论纷纷时,突然听见有人喊:“章定冲到水里了!”我转头往河里看时,只见一个黑乎乎的头皮顺水往门口潭方向流去。时而淹没,时而浮出;大家一边惊呼,一边沿河堤往下跟着跑……。幸好流到青潭岛时,人漂到了岸边,只见他爬上岸,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白酒,仰头喝了一口……

真是惊魂一刻!为了一根段木,章定这次差点丧命!

在江村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洪水是1988年,史称“7·30洪灾”。那年我还在部队服役,听说新林乡的房屋财产损失很惨重,曹州村还死了人。

 2005年,也有过一次大洪水,那年我任村党支部负责人,经历了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与台风暴雨零距离的碰触——

据气象预报:9月11日,强台风将登陆象山,新昌县将受到台风正面袭击。当日上午,乡里开了会,布置了各村一些防台抗洪的任务。午后开始,风雨逐渐加大起来,在派人拆卸转移掉安装在溪边的电动机和水泵,再安排了一切预防工作后,我决定即刻起连夜值班巡视。

这天的夜晚,雨是越下越大,台风也一阵紧似一阵;牛头潭的水位也在迅速攀高。至半夜11时左右,我发现洪水已漫过岙桥背了,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因为我知道,在江村历史上,大水漫过岙桥背是很罕见的,说明水位已到了防洪河堤的极限。于是,我与村委会委员全法在漆黑一团,真真实实的风雨交加的午夜,提着一盏时亮时暗的电瓶灯,顶着一把并不能挡住多少雨水的布伞,沿着河堤,迎着狂风暴雨,艰难地一路察巡下去……

这时,我们吃惊地发现,河堤外面的水位几乎与河堤相平了!我立刻想到了一个词:河堤决口。如果真是这样,不仅村边的大片农田被完全淹没,大半个村庄将汪洋一片;最担心的是村民的房屋和人员安全;新下台门和下台门地势最低,房子破旧,尤为危险。

其实,此时此刻,我和全法也正处在相当危险的境地,说“想着别人,忘了自己”,在这时真不是一句官腔话,这一刻,我真正读懂了“责任”这两个字的含义,真正感觉到了“责任”这两个字的重量。深更半夜里,全村人的安危就系在我们两个人身上了。我清楚,我们的一念之差,就可能改变江村的历史。

在快速察看了青潭岛的水泥桥后,我决定叫醒大家起床,以防万一。在叫醒了贤招一家后,想想半夜三更吵醒大家不大妥,又决定暂时不叫,待密切观察后再说,幸好危机没有进一步加剧。

行文至此,我特别要说一句:谢谢全法。

在这个不寻常的风雨夜,他一直跟随着我尽心尽职巡察,一同经历这一夜的困难险境。

大水退去后再察看河堤,我更是大吃一惊!我看到河堤的上半段一处底脚有一个大窟窿,真是太危险了!如果再进一步受到洪水的冲击,溃堤不可避免,因而造成的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就不可预测了!

现在忆来,如果那夜我和全法巡视时,河堤突然塌掉,真是不敢想象……

事后,大家依据以往的经验分析:就这次风雨的强度,还不至于大水漫过岙桥。直接的原因是中央溪滩造“田”所致,使得河道变窄,水位自然要上升了。

现在想想真是后怕,造“田”不仅没给村里带来点滴利益,还差点酿成大祸!

后面一段关于抗台的故事,我没有斟酌思考,只是照实一口气写了出来。写完这段后,我曾几次想删掉。因为,乍一看似有自夸之嫌,但再三考虑后,认为自己已没有权力隐瞒真相。因为这是事实,也是历史,是江村历史的一部分,不是我想删就能“删”得了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