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春村江的博客

 
 
 

日志

 
 

我的父亲  

2013-08-07 07:14: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农历七月初一是父亲诞辰100年的日子,写点文字,以志纪念。

       父亲吕文绍,一九一四年农历七月初一出生,一九九三年农历三月初一去世,享年80岁。

       说到父亲,我感概良多。概括地说,父亲的一生既简单又不简单。简单的是他不过是一普普通通的男子,不简单的是他曾有一段所谓的“历史问题”。

       父亲去世已20年了,记得20年前的那个清晨,我在一家厂里上班,突然有人来到我宿舍,告诉说我父亲已过世,叫我回家。我默默地整理了一下东西,然后去附近一个熟人那里借了几百元钱,就匆匆回家料理父亲的后事。

       父亲去世前中风躺在床上已有一年的时间,都是母亲在照顾他。父亲在这次中风前身体一直很健康。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从没生过病,即便是普通的感冒发热好象也没有,七十多岁时还能步行三十多里到城里走亲戚。

       父亲喜欢看报纸、抽烟,时常去隔壁大伯家聊天、谈事。那时,一大家生活很艰难,但父亲心态平和,脾气要算好的;尽管母亲有时心烦不免要与父亲吵,父亲也是忍让的多。

       父亲在世时的一些生活行为和处事方式,那时我总是不能理解,现在随着自己阅历的增长,不仅可以理解了,而且还挺欣赏。比如,我小时候,父亲自己生日时,喜欢买一只猪爪,放些红糖炖起来吃。有时被我看到了,就夹给我一小块,当时我还不高兴。后来想想,父亲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有多少机会享享口福呢?而我却有的是机会。如果那时父亲把大部分或一半分我吃了,这反倒会让我一辈子内疚;再比如,看见儿孙跌倒了,如果不重的话,父亲不会马上去扶,而是说“你自家爬起来”。有人看到这情形觉得不可思议。记得在我幼儿时,我摔倒了,父亲也不来拉我,也是一句“你自家爬出来”。待我自己起来后,最多是过来拍几下我身上的灰尘。现在想来,这恰恰是父亲教导孩子的高明之处:自己跌倒了,能自己爬起来就一定自己起来,不要依赖别人。

      “善待自己”、“跌倒了自己爬起来”,这里面的深刻含意,父亲用他的行动在告诫我们。而作为儿女,应该尊重并理解父辈所做的一切。在一个生活艰难的年代里,能把五个儿女养育成人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何况,父亲的一生经历过很多挫折危险,经历过重大的精神打击。

       父亲是个孝子。举个例子来说,上世纪五十年代缺粮缺吃,从大队食堂打来有限的饭菜总是让奶奶先吃、吃饱。但奶奶还是延续过去做大小姐时的派头习惯,吃不完就倒。父亲每次求着奶奶別倒掉,父亲每每吃奶奶剩下的饭菜,不敢有丝毫的浪费。

      父亲的内心世界和他那过去的事,他自己从未跟我讲起过。至于父亲年轻时离家当兵的情形,我是从其他人口里听说的:一天,父亲在自家田里干活,做着做着,就突然一个人“逃”出去当兵去了。没有跟家里说,当然也没经家里同意。我想是父亲觉得在家干农活又苦又累,又没出息,就自作主张了。

       令父亲自己也想不到的是,他这一“逃”,对他的一生产生了意料不到的重大改变。

       乱世 的年代去当兵,是要有胆量的。我父亲经历了漫长的抗日战争,经受过生死的考验,曾在江西战场上与日本兵进行过正面交战,右手臂还负过伤。正因为有这么一段不平常的经历,让父亲母亲和我们这些做子女的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不过,历史是公正客观的,根据最近国家下发的政策规定,对过去的原国民党抗日将士给予特别的生活补帖。我父亲如健在,就可以享有这个待遇。据官方统计,目前全国在大陆的原国民党抗日的老战士仅剩三千余人了,也都已经八、九十岁。对于这些消息,我想如果父亲地下有知,他一定是既高兴又遗憾的。因为这不仅仅是得到了一定的经济照顾,更重要的是,他们这批人终于受到了祖国人民的肯定和敬重,国家终于承认这批忠诚爱国者对国家作出的宝贵贡献。虽然这应得的待遇姗姗来迟,但终究还是来了,遗憾的是他自己没有等到这一天。

       在村里,唯有我父亲出生入死,在抗击日军的正面战场上战斗过;在村里,去部队当过兵的人不少,但至今未有人超过我父亲(连级)的级别。

       父亲高小毕业。在村内,我父亲和我大伯在他们的同辈人中的文化水平是最高的,大都是文盲或半文盲。这可以认为是我爷爷的高明之处。

       对于在后来被歧视的那段岁月里,我父亲坚信自己的行为是光明磊落的,坚信自己没有做损害乡亲或对不起别人的事。一切是历史的误会,当然也是国家的不幸。但这个误会和不幸却让像我父亲这样的个人付出了太多的代价,承受了太大的委屈,尤其是在回到老家村里后,还受到村里有阴暗心理的小人的欺压。

       我父亲如果没有开阔的胸襟,没有对生活的坚定信念,和对某类小人的鄙视,我父亲不可能健健康康地活到近八十岁。

       在我眼里,父亲足够伟大!

(吕春明写于2013年农历6月)

                                                                                                                                             

                                                                                                                               

我的父亲 - 明春村江 - 明春村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