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春村江的博客

 
 
 

日志

 
 

我和“老头”(7)  

2013-09-16 18:4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家梦

       自从学校毕业至二十一岁下半年去上海当兵,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家做农活。开始几年是生产队里挣工分,后来划成四个操作组,再后来分田到户单干。欣荣在这几年里,时而去学校读书,时而在家干农活,农闲时还去外村嫁接花木、做泥水匠等技术活。所以在这段时间里,欣荣在家的时间也比较多。

       在这些年里,我们除了做农作外,空闲时间也学会了打老K、叉牌九、打麻将。但时间一长,就觉得老玩这些东西没什么意思。一日晚饭后两人站在水泥操场上聊天时,我说了这个想法,欣荣也有同感。于是两人口头约定今后不再打牌赌博,闲余时间用来看书、写东西,以小说为主。

       正因为有那天的约定,我至今还自觉保持着不打老K、不叉牌几、不打麻将、不赌博的习惯。当然,这几十年来也有二、三次亲戚硬拉我去“三补一”,或过年时与儿子也玩几盘老K,这应该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那晚后,我们又商议,每人至少订两份杂志。还动员村里其他玩伴也订阅杂志。大家分别订购,相互传阅,这样可以花最少的钱看更多的书。

       欣荣那时的书已经不少了,有中国的,比如《寒夜》、《家》、《春》、《秋》等“杂七杂八”的书籍;有外国的,比如《麦田里的守望者》等等,他还订购了《文化娱乐》、《丑小鸭》、《文学知识》这些杂志;我订了《青春》和《青年作家》,后来订了《诗刊》;国平订了《民间文学》、《小说林》;老六头也订购了杂志。除了订购杂志看,我们也常零碎地买。我买过《短篇小说选》、《浙江青年》等等,反正也不少。那时口袋里一点很有限的零用钱至少一半花在买书、买纸、买笔等相关的费用上了。几人中,欣荣买的书是最多的,不仅有文学杂志,还有单本的长篇小说,有中国的,也有外国的。有时我也翻翻他在看的外国小说,但一看到那一长串的名字就头大,就没有兴趣读下去了。当时傻想:外国人的记性真介好,都起介长的名字。

       那时的内心想法是,买书是为了看小说,看小说是为了写“小说”,写“小说”是为了当作家。那时真有把自己的前途命运寄托在当作家上的。为了使自己早日当上作家,只看了几篇现代短篇小说,就开始动手自己写“小说”了。我认认真真地写了一篇自称为“小说”的东西,这是我有生以来写的第一篇“小说”,也是至今写的唯一篇“小说”。当时还正儿八经地把她寄到了《青春》杂志编辑部。

      “小说”寄出后,好长时间没有回信。欣荣对我说:“可能给你发表了”。最后等了二个月十三天,终于有回信了,而且这个信封比一般的大,也比一般的厚,拆开一看是自己写的“小说”原稿,还附了一张打印的回复信,开头的姓名是手写的,内容是:吕春明同志,您的大作已收阅,万分感谢您的大力支持。由于本刊版面有限,经认真研究......云云。

       稿件被退回,虽有失望,却也高兴。因为终于与编辑大人打了一回交道,而且也赚了一张回信。“您的大作”这样的词,听得心里美滋滋的,多开心啊!那时欣荣也写了不少文章小说,其中有一次他写了一篇小说,曾叫我替他去邮寄,但也是“石沉大海”。

       因为与欣荣约定订了杂志,开始了看现代小说的原因,我从1982年9月27日这一天起也开始写日记,一直到自己结婚时,基本上没有大的中断,头两年还几乎每天写。虽说都像“流水账”,但上文所说的一些杂志名称和记忆,我之所以能够很准确地写出来,就是参阅了我那时写的日记。那几本大小不一、厚薄不一的日记簿,现在成了我回忆过往的“宝库”了。今日重新翻读着这些既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字迹,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轻朝气的我,那个天真可笑的我,那个既充满困惑又充满理想的我,回味了一次那个年代农村的生活景象。

       闲言少说,话归正题。那些年里我们也学过速记。我报的是称为“丹东鸭绿江文学函授讲习所”的速记课程。我认认真真做了对方寄来的作业,完成后又寄回去,来来回回有好几次。当时想学速记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以后当文秘作准备,要快作领导的讲话记录嘛!真是这样想。那时曾把刚学过的速记符号应用到自己的日记里,现在翻看,已根本认不出来了。

       说了速记,再回过来讲书和书里的故事。

       其实,欣荣在很早时就对书和书里的故事痴迷了,有时去山上看牛也要带书去看;他12岁那年,甚至为了听一个望山老头讲书里的故事,甘愿去自摘坑的山坳垄里与这个老太公在同一个被窝里睡了一夜。这件事我是第二天早上听他外婆站在水圳边说的,他外婆说:“给介小侬喊其会有,阿外会跟格老太公起困啦!”

      欣荣的文化底子比我扎实,他对看书、写文章、写小说特别认真专心;而我本来文化基础就薄,且也没有欣荣对文学的专注,几年下来我虽有点进步,但远没有欣荣的进步大,后来他到杭大修炼后,水平就“更上三层楼了”。

       虽说后来我当兵在部队时,在同一个档次的战友中,文学方面我是比别人强一点点,新兵连的指导员就经常在人前称我是“小秀才”,那时还真得意过一段时间,这是后话。但此后性情浮躁,目光短视,自寻烦恼,再也没有认真读过书了,再也没有静下心来继续自学修炼自己,白白浪费了许多好机会、好时光。这样的情形一直延续至中年。

       最近几年开始重拾书文,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兴趣;翻看日记,往事历历,就情不自禁地重温了一回“作家梦”。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