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春村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和“老头”(9)  

2013-09-22 18:5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信片

        与欣荣纸质通信联系十年。十年里,他写给我的信和明信片累计有一大叠。当然,我写给他的也有相应的数量。他寄给我的信件,有的已遗失,有的还保存着。记得第一次与欣荣的文字联系是我去当兵的前一天。

        那年(1984年)10月,我已体检合格,接到了入伍通知书。要离家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按礼节我要与亲戚朋友和熟人吿别一下。说实话,离开江村,离开家人和亲戚去上海当兵,当时并没有多少留恋。但想到此后不可能和欣荣经常在一起玩和聊天了,还真有点不舍;何况那时正是我们一起搞“文学创作”的兴趣期。待次日要去新昌人武部报到的前一天,我去了欣荣家,准备与他作个告别,可是不巧,那天欣荣不在家。他母亲说,欣荣去外村干活(大概是去嫁接花木)已有几天了,今天还不能回家。当时我心里特别遗憾,只好写了张留言条,压在他房间里的写字台上,内容大意是:我已被录取当兵,明天要走。再见!

       这就是我写给欣荣最早的纸质文字,以后两人的通信来往当然就多起来了。

       感觉中,欣荣写来的信件中,印象特别深的有三次。第一次是在新兵连时,当时我在部队写了一些“诗”,有一次我抄了一首寄了给他,他回信说:“我认为不象诗。”我当时感到很意外,因为连队里的人都把我的“诗”当诗看的,还经常把这些“诗”发表在连队的黑板报上,他却居然说这不是诗。

       其实,我那所谓的“诗”,不过是几句顺口溜罢了,有时“溜”得还不顺口。

       第二次是欣荣在杭大时,也是他至今最后一封写给我的纸质信,是用毛笔和长条形宣纸,以旧时的格式从右至左竖写的。这封信是他考研究生没被录取后写来的。言语中虽不乏自我调侃,自我超脱之辞,却也不免流露出些许感慨、无奈。我也被深深地打动了,也为他深深地感叹......

       看官跟读至此,也许会想了:小标题是《明信片》,怎么在说书信?这我能理解,是不是有点像小孩买糖馒头吃,啃了大半个还没见甜馅呢?这是因为这只“馒头”的甜馅不巧偏到角落去了,哈哈!开个玩笑。好,现在就讲明信片的故事。

        第三次是1990年的元旦,我在金华上班时,他寄来的一张明信片。

        那天,传达室的老头喊我:“小吕,你有一张明信片,来拿去!”老头一面说,一面眯缝着眼怪怪地看着我。我想,人家给我寄明信片值得奇怪吗?我接过他手里的明信片,一看是欣荣寄来的,背面是一幅摄影照片:一女孩下身只缚了一块布站在杂草丛中,一阵风吹来,把女孩的那块布条吹开了,露出了整个屁股......。我一看有些难为情,赶忙离开;可那老头还在自语:“风吹了开来......”。我一边走一边想:这老头可能已看了半天了,恐怕把她转过来也看过了。

       我不知道欣荣买这套明信片,是认为我会喜欢呢?还是他自己喜欢?

我和“老头”(9) - 明春村江 - 明春村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