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春村江的博客

 
 
 

日志

 
 

我和“老头”(11)  

2013-10-06 20:3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摊头

      “摊头”是新昌方言,是说话、聊天、吹牛的意思。延伸开去还有“扛摊头”、“大摊头”、“空摊头”、“扛空摊头”等等。我和欣荣在家时就经常在一起“扛摊头”。

       在村里,有三个地方是我们经常去坐的,村边的垒砼上、大丐树边的木桥上、还有牛头潭的岙桥上。尤其是在夏天的晚上,因为这几个地方比较凉快。那些年,一般是我吃过晚饭无事时,就到欣荣家约他出来,去这几个地方聊天。印象中,去垒砼上的次数最多,两人坐在光洁的溪滩石头上,少则半小时,多则一、二小时不等。坐在那里,耳边传过溪里的水流声、靑蛙的鼓叫声、和一些听不真切是鸟还是其它什么东西的叫声;偶尔也会突然传来人的叫唤声。我们坐在这似黑似亮的垒砼登,听着这大自然奏出的乐曲,我们或并行、或面对、或侧面地坐着,随心随意地说着自己想说的话:或自己的前途,或自己的困惑,或自己的打算,或村里的事;或梦想,或议人,或议事,或议物,我们所能想到的,所有想说的,在这一个个夜晚里与对方交流着;时而倾听,时而倾吐。在此过程中,没有像现在手机铃声的骚扰,也没有老婆孩子的催找,自由自在的。摊头扛得差不多了,各自回家去,欣荣可能还要看一会书;我有时也看一下,如太晚了,就直接去睡。

       那时,我去他家里约欣荣时,要么他已吃过晚饭坐在房间里看书,要么正在吃,这是我经常遇到的场景。偶尔有几次,我去时欣荣不在家,就问他妹:“你哥呢?”他妹会很认真地回答:“没侬,新走出起头。”那些年,尽管我经常去欣荣家,但很少有机会或理由与他妹对话。

       在欣荣家里聊天说话,那就多了。只要欣荣在家,两人都有空闲,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是冷天还是热天,都会极其自然地在一起。我们聊天时,有时他弟也走进欣荣的房间来。虽然他弟比我们也小不了几岁,但他一般不插话,只听我们讲,听得好听时就笑笑;有时村里别的玩伴也来欣荣房间吹吹牛皮,但都是客串一下而已,而我是常客。有时聊得太晚了台门已关,就同他睡在一起,第二天早晨回去。

       叫“摊头”也好,称“天”也好,可以说,在村里的小伙伴中,我和欣荣是“扛”得最多,聊得最多。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