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春村江的博客

 
 
 

日志

 
 

我的当兵经历  

2016-11-17 20:1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横云山,83328,我的老部队。

        我是在1985年的春节前夕经过新兵连的集训分配到横云山的,1989年2月退伍。

        很早就想过要写一篇我在部队时的文章,因为精力和时间的问题,就一直拖了下来。这次有战友组织在老部队聚会活动,又一次燃起了我写这篇文章的激情,虽然这段时间工作很忙,但还是计划在战友聚会前(11月19日)把文章赶写出来。

        部队生活有单调的一面,也有丰富的一面;有枯燥的一面,也有多彩的一面。在军营里,无论有意思还是没意思,所有在部队的点点滴滴,多年以后总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去怀念、去回忆。

        因为要记叙东西实在太多,有时会不知道从何下笔,我想以写人串事、写事联人的方式尝试一下。

        吴光荣,江苏兴化人,比我早二年入伍,才子一个,一直担任部队文书,我分配到这个部队不久就担任通信员,同吴光荣共事接触比较多,在我的印象中,他很有才气,说话行事很有涵养,待人谦逊平和。初时我看到挂在办公室的那些“干部职责”牌匾里面的字,字迹清楚端正,采隶书写就,以为是请地方上哪位书法家写的,看着很舒服。后来得知这些字就是吴光荣写的。那时,吴光荣的文章也经常在各级报刊上发表出来,他把这些文章剪贴在本子里,我看过。

        吴光荣是我们几个人的负责人,有段时间,我情绪特别低落,以致影响了工作,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找我认真地谈了话,其中有一句话印象最深刻,也让我警醒,他说,无论心里有多少委屈,工作上要对得起一天三顿饭。当然更多时候同他是愉快地合作相处。有时我协助他做些文书方面的工作,有时他也帮我们做点我们份内的事;有时也同我们开开玩笑,有一次他看到我的办公桌上压着一张影星张曼玉的照片,他就伸出手在照片上轻轻地擦了一把,一边说:摸上去很舒服的......

        吴光荣闲时喜欢掏出串着钥匙的索带发几圈,有时一边走一边发,已到了非常熟练的程度。

        那段时间,正是吴光荣同他老家的女朋友热恋的时候,有时一天内给他对象写二三封信,有时他也会同时收到他女朋友好几封信。他们的信必须经过我的收发传递,他们的信经我的手多了,也自然记住了他对象的名字,至今还没忘记,哈!

        有一次出差路过我们新昌,吴光荣回来时跟我说,我去了你老家,你家是不是在“西山渡槽”边?我说新昌是有一个西山渡槽,我家离那里不近也不远。

        当时有一件事很不解,凭吴光荣的才学,考上军校应该是没问题的,但他一直没考,后来只转了个志愿兵。我想可能是他超龄的缘故,因为考军校有年龄限制。但,是金子总要发光的,听说吴光荣现在是某直辖市市政府的高级官员了。

        闫士怀,闫军医,个子不高,喜欢打篮球、谈体育。我有空时喜欢去他办公室坐坐,更多的是聊体育方面的,那时中日围棋擂台赛刚兴起,聂旋风正劲。我不会下围棋,却喜欢同闫军医谈聂卫平、谈马晓春、加藤正夫、山城宏......

        闫军医无事时也常来我们二楼的总机室看看报纸,看看电视。那时,部队里一共就二台电视机,一台彩色,放在礼堂里,另一台小黑白电视摆在我们总机室。这台电视看到后来画面经常跑掉,拍打几下又有了,看看拍拍,拍拍看看,很有意思。

        我退伍时,闫军医送了我一对枕巾,说是提前给我的结婚礼物。一对枕巾,是礼物,更是包含一种对我别样的祝愿;我退伍后有一次出差到上海,顺便去了一下老部队,来客吃饭一般由部队食堂招待,但那日闫军医特意去外面买了菜,一定要请我到他家里吃,我感受到很温暖。

        黄培青,黄管理员,一个大好人,一个大善人。无需举例,相信只要认识了解黄管理员的人都会同意我的这个评价。黄管理员是我的入党介绍人,他对我的爱护,我是知道的,感谢他!

        齐会山,齐干事,那年是以副营少校的级衔调到横云山的,之前还担任过代理教导员。在我同齐干事共事相处的过程中,感受到了他的善解人意和对战士的关心体贴,他是一位很优秀的政工干部。说句实话,他到这里来当干事,是大材小用了。

        齐干事时常叫我帮他做些抄抄写写的工作,对我非常信任,因填写表格或写鉴定等方面的需要,不但战士的档案材料我可以翻阅,甚至一些转业干部的档案材料我也能看到。

        就我知道的,齐干事喜欢摄影,也喜欢写毛笔字。退伍前,他给我拍了很多胶卷照片,因一时来不及冲洗,齐干事在我退伍后特意把洗印后的照片寄到我家里,里面还附了一封信,大致内容我还记得。

        那年,部队团支部组织了一次同松江师范的军地“五四联欢会”,非常成功!这与齐干事的有力支持是分不开的。(此事在下文里进一步讲述)

        临近退伍,有一天齐干事对我说,你要离开部队了,我准备送你一样东西,你一定会喜欢,但今天先不说。过几天接过齐干事送我的纪念品,原来是一盒精致的文房四宝,我十分惊喜!知我者,齐干事也。

        这盒文房四宝,我一直舍不得用,直到我儿子上小学四年级我教他练毛笔字时,才拿给我儿子用。

        写到这里,也说说齐干事的一件有趣事,一日,食堂午饭是馒头,我和几个人走进食堂时,见齐干事正端了一盆码得高高的馒头准备坐下吃,我们冲他一笑。齐干事当然知道我们为什么笑,轻轻地说了一句:我不好意思了......。其实北方人喜欢吃面食很正常,齐干事是山东人,多吃几个馒头也自然啦!

        陈军峰,高个白净,三十年前是帅哥,三十年后还是帅哥。记得他在部队时喜欢用蓝色圆珠笔练字,字迹工整清楚;他写在战友通讯录前那两句藏头诗很有气魄。

        杨庆俊,志愿兵老班长,直率义气,很像一位大兄长,有时也挺幽默,对他印象最深的有一件事。一日,他说起有一个地方上的人进来刚好问到他:你们的库头在不在?什么裤头?他反问了一句,好久没反应过来。我们听他说后哈哈大笑!仓库的头头,简称“库头”,他还裤头了,哈哈!

    钱柏林,我的绍兴老乡,我们在新兵连是同一个班,后一起分到横云山。钱柏林本质好,诚实随和,我愿意与他呆在一起,有时我会特意去他班里找他,同他聊聊天、说说心里话。

        郭才贵,我在部队的最后一年是在四班同他搭档,我们配合得很好。在部队里,别人都叫我小吕或名字,就他喊我老吕,听起来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在班里,包括他在内都很尊重我,我很难忘记他们;退伍时,是我班里的叶君飞把我送到我老家,感谢他!

        这年的年终,全库以投票方式评选先进班时,我们四班以得票最多获得唯一的一个“先进班”称号。

        还有李健、俞华军、以及这次战友聚会的主要组织者吴海祥群主,说实话,在部队时我对他们的印象不是很深,但他们对我却关注有加,在此说声谢谢!

       1987年底老兵退伍后,团支部改选,排长徐德辉任团支书,我任宣传委员。我想,既已担职,就应该做点事情,我想搞一次联欢会。我想到了松江师范学校,因为那段时间,我基本上每个星期天都要去松江文化馆的刘兆麟老师家里学写毛笔字,每次都要经过师范学校门口;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对学校有一种敬意和信任。

        搞联欢的想法同徐德辉一说,他十分赞同。但出乎我们的意料,徐德辉跟领导说了这个事后,领导竟不同意我们搞联欢。但徐排长不甘心,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他特意买了一个西瓜,叫我一道到领导家里再去说说。但那晚领导还是不松口。

        领导家出来后,我很纳闷,搞联欢是为了丰富战士的文化生活,作为领导应该支持才对呀,怎么态度这么冷淡呢?直到后来发生了几件事,才对领导的态度有了些许的理解,虽然这几件事跟我们这次联欢会没有丝毫关系。部队那两年真是个多事之秋!这是后话。

        再回到联欢会的话题,就在我们对这次搞联欢会不抱希望的时候,一天,齐干事突然对我说,你去跟松江师范联系好,现在到我那里开张介绍信去。好开心,我知道这事齐干事起了重要作用。

        带上部队的介绍信,我立马去了师范,找到了该校的团委书记,我说明来意后,他十分高兴,当即说愿意同我们部队搞一次联欢,具体时间和一些安排由我们决定。

        搞联欢这类活动,主要是节目,这对以培养未来小学教师为方向的师范,是小菜一碟,而我们部队所谓的“大兵”,对此困难要大得多,好在我们的徐德辉排长组织排练有方,终于在短期内也拿出了一串节目。

        在拿到师范方面和我们自己的节目单后,我决定节目演出顺序由部队和师范交叉进行;部队先来一个大合唱,然后是其他节目。

        这次名曰“五四联欢会”,实际上是5月2号(1988年)。那天上午,我带着驾驶员开着部队的大卡车去松江接学生和老师;徐德辉负责做好准备工作,包括布置礼堂、打扫卫生、安排学生的中饭和饮料等等。

        中午时分,参加联欢会的学生到达部队。吃过中饭,大家先后进入礼堂,联欢会即将开始。这时,我看到了许多干部家属带着孩子以及在部队施工的民工也来了,我想这个礼堂很少聚集过这么多人和这么热闹过吧。

        联欢会开始前,方副主任忽然来到台前,我连忙给双方作了介绍,然后方副主任作了简短讲话。

        这里应该补一笔,由于我们自己的音响设备坏了,我到天马乡电影院借来全套音响设备,电工邓汉仁主动来帮助调试;还有主动参与活动准备和节目演出的战友,谢谢他们!

        这次军地“五四联欢会”无疑是成功的,整场联欢会的过程掌声笑声不断。这也可以从两件事里得到说明,一是师范方面只选派了低年级学生参加,联欢会过后,毕业班的一位团支书来部队找到我,要求同他们也搞一次联欢;二是在联欢活动过后一次“革命军人委员会”组织的民主选举中,我作为士兵代表竟被大家选上了,我想大家是对本次活动组织的认可。齐干事在众人面前也曾说:这次联欢会组织得不错,小吕功不可抹。(大意如此)

        在战士和学生表演节目的过程中,我们用照相机拍了不少照片,受气氛影响,这其中,我也表演了一个歌唱节目呢。我把这些图片挑选了一部分在部队宣传窗里展示了出来。

        在部队这次联欢会的组织经过,对我来说是一次难忘的人生经历。

        限于篇幅和时间,此文就此打住,以后有空的话或许会再写个续篇。(2016.11.17)

我的当兵经历 - 明春村江 - 明春村江的博客

 

我的当兵经历 - 明春村江 - 明春村江的博客

 2015年11月7日摄于上海东佘山新兵一连旧址

 

我的当兵经历 - 明春村江 - 明春村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